黑瞎子岛:中国领土游客不断俄属区域杂草丛生还在闹自治

俄罗斯2012年曾解密一份47页的国防报告,内容引用智库专家内维尔的论点:中俄两国领土争端长达300多年,从1689年清廷签署《尼布楚条约》一直到2005年才全部结束,随着国际局势的瞬息变化,俄罗斯不应与中国在领土方面过多争议。

2005年,中俄两国先后批准《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议》,即黑瞎子岛171平方公里面积归属中国,俄占164平方公里,附属银龙岛因位于西北划入中国。两个月后,双方在海参崴互换批准书,中俄边界争端至此全部解决。

第一次前后开了50次会议,因苏联内部问题中止谈判;第二次从1969年一直谈到1978年,因苏联与阿富汗发生战争再次中止;第三次1987年,历经12轮谈判达成一致,但苏方因种种原因并没有公开;第四次谈到1991年时我方已签署协定,结果苏联解体又被搁置;

第五次就乌苏里江经俄属边城哈巴罗夫斯克至黑龙江航道航行谈判,因俄方“仅准许民船通行”陷入僵局,3年后俄方让步,但航道上只能出现一艘中方军船(边防船只不限)。

第六次谈判内容为《补充协定》,主要集中在抚远三角洲的银龙岛归属上,历经3年敲定“黑瞎子岛西北171平方公里与银龙岛归属中国,俄方保留东部164平方公里面积及其附属岛屿。”

俄罗斯朋友曾经问过我:为什么中国如此重视黑瞎子岛?我的回答是:姑且不论黑瞎子岛的历史,仅就经济与军事价值而言,黑瞎子岛就是必争之地。

从地图上可以看到,世界第六长河–黑龙江,全长5498公里(以克鲁伦河为源),分化松花江、乌苏里江、龙江等河流总长近万公里,其中绝大部分流域都在我国境内,覆盖人口与面积都十分广泛,虽说部分河段每年有4-6个月的冰冻期,但航运经济与军事意义仍然至关重要。而黑瞎子岛则是我国船只能否出海进入鞑靼海峡的关键节点,拿回黑瞎子岛才有资格与俄罗斯谈判,才能达到最终让东北出海的目的。

反观苏联,1929年后就在黑瞎子岛上修建了大量住房、教堂、仓库、农场、航道局、船厂等建筑,巅峰期共有1.6万人在岛上常驻,号称“苏联最神秘部队”之一的第88旅,在中苏交恶初期就被派到了岛上,不仅修建30多公里防洪堤与环岛公路,还要负责银龙岛、北代岛等5处哨所,除此之外还有4艘炮艇、11艘边防快艇等海面力量,1986年又增设一座直升机场。

从这份报告可以看出,俄罗斯原本不想归还黑瞎子岛,但继承了绝大部分苏联外债的俄罗斯,内忧经济萧条、外患西方压制,根本无力开发海参崴及伯力市地区。所以,归还黑瞎子岛并准许中国船只入海,毫无意外是双赢的策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jxdslc.com/,欧国联白俄罗斯

2010年之前,中俄两国只能通过各自的码头与渡轮登陆黑瞎子岛,因冬季河面结冰导致旅游业发展阻力极大,彼时年均接待游客不过寥寥百人。2012年9月,中国率先开通连接102国道与黑瞎子岛的乌苏大桥,同时接入三江–黑瞎子岛高速公路,形成横跨抚远水道、北代岛、万代岛、黑瞎子岛,将交接纪念碑、北大荒生态园、湿地公园、服务区、俄兵营旧址、乌苏镇、东方第一哨以及太阳广场等等旅游景区圈成环线。

多数情况下,中国游客报团前往黑瞎子岛的第一站,是黑龙江抚远县乌苏镇通江口的华夏东极太阳广场,也就是号称中国最早迎接阳光的地方,以观赏日出闻名,透过江面可远眺俄罗斯卡扎克维切沃镇。

沿着公路过桥登陆黑瞎子岛的终点是81米高的东极宝塔,方形塔基长宽均为40米,四角各设一根青石盘龙柱,塔边环布56根龙柱代表56个民族,宝塔与大门距离171米,意喻黑瞎子岛回归的171平方公里领土,正中坐镇一方青铜鼎,另有一头威严石狮目视河对岸的祖国。

岛上旅游不算齐全,但洗手间、休息区、超市等设施一应俱全,游客可环绕湿地公园一览中国最北端的自然风貌,北大荒生态园主体工程已完工,开放后可为团队与自驾游客提供过夜、食宿等完善服务。

值得参观的景点还有259号交接纪念碑,2008年两国在此举行领土交接仪式,是黑瞎子岛11块界碑之一,也是2011年最早开放的黑瞎子岛旅游景点之一。2015年,黑瞎子岛整体被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一步放宽自驾游、自由行等旅游限制。

与中国景区修缮一新人流不断的繁荣景象对比,黑瞎子岛俄属区域却只能用四个字形容:杂草丛生。

2018年在海参崴旅游时,听俄罗斯向导妮萨琳说起“大乌苏岛(黑瞎子岛的俄称)上的居民发起公投要求自治”的事儿,瞬间就引起了我的兴趣。事实上,早在2014年我就听说俄罗斯要向中国游客开放伯力市旅游免签,但连接大乌苏岛的路桥工程资金不足导致严重逾期,直到2020年3月才正式开通哈巴罗夫斯克至伯力市的收费公路,登岛的临时桥梁则在2016年开通,但冬季期间因安全隐患有限制通行。

经过多方打听,妮萨琳居然联系上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的栏目组,他们与国际舒霍夫基金会合作拍摄两部有关远东人种与文化的纪录片,其中一部需要在哈巴罗夫斯克拍摄,而大乌苏岛的土著居民也是他们的对象之一。

在妮萨琳的帮助下,我以摄影师的身份应聘成为临时助理,这是我手持中国护照进入黑瞎子岛俄属区域的唯一途径,用主持人安娜的话说就是:想去大乌苏岛,任何一个国家的护照都比中国护照好用。

哈巴罗夫斯克就是中国人俗称的伯力市,唐朝时又称勃利,《明史》中有“太监奉命十巡勃利”的记载,清乾隆年间有更详细的“汉族、赫哲族共363户”等数据。而我翻遍19世纪前的俄史,都没有找到有俄人定居在伯力市的记载,倒是查到17世纪中叶有设置过几个试图同化女真部落的沙俄强化营,但最长的一个也只存在5个月。

换句话说,伯力市连带黑瞎子岛的数千平方公里土地,都是被贪得无厌的沙俄掠走,而纪录片所拍摄的内容,在我眼里也都是中国东北的特色,比如当地居民明显的中式面孔、肤色,他们喜欢吃爆炒的菜肴,习惯包韭菜馅的饺子,而不是俄罗斯人喜欢的乌拉尔大饺子,更没有大列巴(面包)、松饼、甜菜汤等等传统俄菜。

即将前往大乌苏岛拍摄的前一天,伯力下了一场暴雪,我们的车辆还没离开市区就被拦了下来,据说两条河冰面碎裂,碎冰直接被挤压到河堤上,浮桥(俄方桥梁还没开通)与沿线公路因而存在安全隐患禁止通行。

摄制组原路返回海参崴休整期间,我让东北朋友去看看能不能拍到雪后的东极宝塔,朋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成功登上黑瞎子岛(暴雪封路),却意外联系了一名景区工作人员给拍了几张。

原以为很快就能重新启程,结果摄制组一等就是2个月(签证到期刚好回国过年),直至3月份下了一场大雨后才通知可以出发,此时的海参崴虽然还是大雪皑皑,但温度已经明显回暖。

当我们再次抵达伯力时,当地人都在欢欣雀跃地谈论“很快就有火车直通中国了”,按照公开信息显示,俄罗斯准备开通从阿穆尔河畔莫尔斯克-大乌苏岛的铁路线公里,建成后将接入海参崴至莫斯科之间的西伯利亚大铁路。

从经济开发角度来说,这条铁路可说是伯力的生命线,但限于远东天气与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再加上俄罗斯人的工作效率,什么时候能开通还真是个谜。

从伯力去大乌苏岛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经新桥到达对岸再转乘渡轮登岛,要么沿乌苏里江往上在卡扎克维切沃走临时浮桥登岛,考虑到摄制组携带太多设备不便搬运,我们决定走临时浮桥。

途中路过一片新城区,司机说:这里就是未来的“海参崴”,数十栋公寓楼已经卖出2/3,房价大约在3000-4500元之间,等水电管网等配套设施齐备就可以入住。

迎接我们的是大乌苏岛专门负责接待的苏菲阿姨,趁着大家整理行装短暂休息的时间,我在周边转了一圈,结果发现整个俄属区域都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萧条感。原先设想中“居住一万多人”的场面荡然无存,回去找苏菲阿姨询问方才知晓:大乌苏岛目前只有50多户居民,总人口也不到300,就算把边境与农场、船坞工作人员加在一起也不过千,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60多年。

摄制组采访的第一个对象是一名接待过普京大帝的原住民,然而搞笑的是,这个阿姨承认自己只是出生在大乌苏岛,并不是官方宣称的原住民,当初接待普京大帝的是她父亲,年轻时响应号召从新西伯利亚搬到海参崴,随后又被分到大乌苏岛,从此再也没有离开。

门口立着俄罗斯国旗的老木屋就是阿姨的“祖宅”,按照阿姨的说法, 当年的驻军每天都会巡防几次环岛公路,一开始上百士兵喊着口号从她家门口经过,慢慢地减少到只有30多人,直至最后只有2个人。2004年,当地驻军取消环岛巡防,改在岛上设立哨所。

午饭后,阿姨的丈夫带我们参观当年专为接待贵宾而建的房子,后院停着的那辆微型巴士就是“贵宾专车”,只可惜经历过几次暴雪后,这辆车出现很多故障直接报废了。

踱步进入屋内,看到斑驳的墙壁、摇摇欲坠的顶灯时,我问大叔“为什么不住这里?”大叔愣了反问我:“难道你不知道这些房子只有接待的贵宾才能住吗?”

也可以这么理解,这些所谓的“原住民”,已经很久没有接待过贵宾了,就连当初的军营都被荒废成门窗俱无的“鬼屋”。或者说,大乌苏岛已经很久没有外人到来,更别说游客了。

回去时看到一根光缆柱上贴着一张纸,用手机翻译后才知道:这是大乌苏岛居民自发举行的公投倡议,目的是希望公投结果能让俄联邦通过大乌苏岛自治的请求。

刚到村口就遇到苏菲阿姨脸色紧张的召集村民,原来是伯力市来人调查公投是谁发起的,以及最终目的是什么。在边上站了大半个小时也听不清这些阿姨在说什么,回去后苏菲阿姨才告诉我:如今留在岛上的都是领取养老金的老人,有人觉得这些老人一直在浪费国家资源,提出了二选一的处理方案,要么去新城区买房(政府补贴20%),要么缩减50%的养老金。

老人们当然不干了,响应号召把前半辈子最好的年华献给这座孤岛,如今却在年迈之际要被赶走,这才闹起了自治公投。

为什么不舍得离开?除了老人恋旧之外,我觉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眼见对面的中国领土一天比一天热闹,俄罗斯这一面迟早也会开发成旅游景区,尤其是开放旅游免签与铁路建成后,大乌苏岛极有可能迎来新的爆发期。

岛上只有一家商店,面积很小,但售卖的东西却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就连老人使用率较高的拐杖都有。唯一不足的是,因为天气与环境原因,大乌苏岛十分缺乏蔬菜与水果,好在开通临时浮桥后可以把鱼干拿去卡扎克维切沃村,与那边的中国商人换购蔬菜水果等等。

由于岛上禁止无人机起飞,交界处的铁丝网区域也有士兵警戒,我没有拍到整个黑瞎子岛的航拍图,通过俄罗斯官方找到了一张斜拍的航拍图,简单标识一下俄属区域现有的面貌。

从图片中能清晰看到,除黄线一侧的中国区域外,俄属部分几乎都处于杂草丛生状态中,当年拥有数千工人的曙光农场早已废弃大半,已经20多年没有饲养牛羊,维持数千人饮用水的大型水塔已经倒塌,环岛公路连柏油都风蚀殆尽,乍一看跟无人孤岛没有区别。

编后感:有人说故意引战,也有人说不懂国际局势瞎判断,我只希望有朝一日,国人能不用任何证件的畅游黑瞎子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