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不能回家我要在微醺中过年|百家故事

这也许是很多人第一次在异乡过年,无法阖家团聚,在烟花爆竹背景声中稍显落寞的那一刻,酒成了我们遥寄相思的最好慰藉。

开启一瓶酒,有千万种不同缘由,每一杯酒里,更是承载了无数的故事和情绪。前些天,我们发起征集,想要听听每个人和自己钟爱的那瓶酒的故事。有的人把酒当成平淡生活里的调味剂;有的人因为酒收获了开始新生活的勇气;有的人曾经饱受抑郁症的困扰,偶尔抿一口成为了ta与自己和解的出口;也有的人曾经因为一个人爱上一种酒,现在那个人已经不在身边,那种酒却一直陪伴自己……

年轻时喝酒总会伴随着某种特殊的意义,随着年岁渐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jxdslc.com/,友谊赛鹿特丹斯巴达喝酒渐渐变成了稀松平常的事,只要有合适的时间合适的人或者合适的菜,就喝一杯嘛。

各种适合春节气氛组、姐妹聚会组的小甜水里,煮红酒是冬夜里最贴心可人的一个。

即便一小时前还在屋外等车等得瑟瑟发抖,只要红酒煮上,哪怕原地过年,小小的出租屋顿时整个有了凡尔赛宫的气质。

红酒不须太好的酒,2020年的国产红酒就很好。一瓶红酒倒下去,切两个橙子,一个苹果,半只柠檬,加肉桂、豆蔻、陈皮、香叶、丁香,有方糖扔块方糖,没方糖黄糖、白砂糖也可。小火咕嘟到香气冒出来,可以温着慢慢喝。

如果干红是个正襟危坐的女王,煮红酒就是刚结束流浪的吉普赛女人,带着一身神秘的香气,还有水果的芬芳。即便不怎么胜酒力的人,几杯煮红酒也很好入口,酸酸甜甜,热乎乎醺醺然,人眯了眼睛,脸变得酡红,烦心事就可以放一放,秘密也可以毫无顾忌地讲一讲。

为了不把红酒煮干,加点纯净水是OK的,雪碧也不是乱来,代替糖是个大胆又真香的选择。如果擅长喝酒,也可以在起锅之前加一点椰子朗姆,提高整体的度数,也让酒的层次更丰富。

一个人晚上煮一瓶红酒,也是恰恰好的份量。投影打开一部《Before Sunrise》,可以想想人生,想想爱情,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就睡一个甜觉。

2019年6月份第一次喝这款酒,其实准确的口感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是喝完能嘴角上扬的酒,也还记得倒在酒杯里特别好看。冷藏储存,杯里放满冰块,缓缓倒入杯中,就像雨水慢慢渗到土壤,杯口一圈迅速凝结小水珠,让人觉得特别舒缓。没有果汁饮料甜,没有啤酒苦,没有奶茶腻,没有白酒辣,味道特别心动,度数也不高,独酌特别幸福。

2019年9月给闺蜜生日买了同样一瓶,去年想买的时候已经找不到这款酒了。可能这种感觉就像初恋吧,过去就过去了。可惜是有的,但是矫情一点说,能记得入喉的感觉就已经很棒。

这个酒是大学同学推荐给我的,毕业后我们在不同的城市工作,4年没见了吧,也很少联系,但最近因为这个共同的爱好时不时地互相安利排雷(喝到不好喝的酒一定要信息共享),觉得神奇又好玩。

忘记在哪本书里看到的,现代的我们像各自旋转的陀螺,有时生怕别人破坏了自己的轨迹打破了自己的日常,也越发地确定了朋友存在的意义。互相治愈,分享幸福的、快乐的、不开心的。朋友像酒,默默地陪伴着你度过那些好的坏的,快乐或者悲伤的时光。

我对酒没研究,口味像小孩,讨厌苦的,也不喜欢太酸,基调要是甜的才好,就像饮料一样,但像饮料,又少些酒的感觉。所以很长时间,我都没找到很喜欢的酒,直到朋友来家里吃饭,带了一瓶梅乃宿柚子酒,还是从日本人肉背回来的,什么酒竟然要从日本背回来?我当时惊讶,以及感叹,人肉背回来的酒,就这么送了,好爱她。

柚子酒第一口,就喜欢上了,只是微酸,丝毫不甜腻,有柚子的清香,口感很温和,让人只想一口接一口。夏天的晚上,加几个冰块,就着炒田螺、海带丝、藕片、腐竹,能喝好几个半杯。和朋友喝酒,要微醺,要越喝越开心,比平时更无所顾忌,更直接地说喜欢和讨厌,说平时不说的大话和傻话。

后来我们去日本团建,一群人在机场都瞄准了酒,人手两瓶(因为一个人最多只能买两瓶),我带了一瓶梅乃宿柚子酒,和梅乃宿桃子酒,其实价格和国内差不了太多,但愣是提回来了。

桃子酒,喝过一杯,甜了,我又放着了。柚子酒则早早就喝完,那时一个很好的朋友离开了北京,一晚上喝完了一大瓶柚子酒,我们曾经一起游荡过凌晨三点的北京,坐两个小时公交车从北京城的中心晃到住处,泡两包方便面,天亮了才睡觉,也曾经在所有KTV都没营业的时候,找到一家有开放麦(字面意思)的酒吧,对着一桌不认识的人唱歌,现在想想,酒的记忆都是忙碌生活里的逃离,无所事事的,没心没肺的,和好友一起的日子。

一听酒的劲儿刚好可以聊人生。失恋痛哭、求职压力、疫情滞留、毕业重聚、工作失落等每一个重要的要分享的时候,都是和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好的酒友,一人一听乌苏,微醺到刚好可以互诉衷肠,也为彼此打气。毕业后虽然俩人各奔东西,但看到乌苏就会想起她和那段嬉戏打闹、精彩非凡的青春!

2020年12月31号,我在律所加班到凌晨两点,一个人喝完了一整瓶莫斯卡托。我在那天下午得知需要加班,立刻下单了一瓶酒,我不喜欢喝甜酒,但实在是不想再增加什么苦涩,就下单了一瓶莫斯卡托。本来想和同样留下加班的可怜同事分享这瓶酒,也算是苦中作乐,但到了十点钟,整个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在俯瞰国贸的窗前开了软木塞,发现塞不回去了,只好一边工作一边努力喝酒,到凌晨两点,工作还没有做完,酒精却已经开始起作用,我迅速喝完剩下的酒,决定不管不顾打车回家。喝酒以后我变得话多,觉得跨年夜凌晨接单的司机也和我同病相怜,一路上几乎没有车,这样灯火通明却空荡荡的北京显得有点陌生。

后来我想,照常加班也许才是跨年的最好方式,就让2020自己灰溜溜地走吧,而加班这个我几乎要习以为常的举动,也因为跨年夜的缘故上升为一种昭示荒谬的行为艺术。那一瓶莫斯卡托的作用好像持续了很久,十天以后我提了离职,坐电梯从那幢高楼的29层到1层只需要十几秒,我的脑海中在播放万青的那首歌,「溜出时代银行的后门」。

西班牙本来就是个很浪漫的国家,这瓶酒果香很足,酒标的设计也很浪漫独特,比如说这瓶4u,just for you。

我一直都是个很听妈妈话的女孩子,但是今年毕业我不顾所有人反对一个人来到广州,很孤独很失落。偶然遇到这瓶酒,酒标下面有个小小的for you,很浪漫,我开始憧憬以后我的生活一定要把握在自己手里,只有自己变得独立才可以决定自己的未来。希望我的未来结婚的那个男生可以是一个跟我一样喜欢这瓶酒的人,而不是一个我妈喜欢的人。

冬酿酒的起源,百度上有多种说法。苏州历来重视冬至,视它为又一个阖家团圆的日子,把与月相关的桂花酿成冬至时节品尝的美酒,也饱含了苏州人对团圆的由衷期盼。有次去苏州出差尝了这个特产就爱上了,老婆祖上也是苏州人,她也喜欢桂花味的东西,所以每年冬至前都会去苏州零拷了。图片是打酒的阿姨,她经验老到,只要扫一眼客人带的容器就大概估算出了能容纳多少酒。

冬酿酒作为一种与桂花同酿的米酒,口味甘甜,色泽金黄,隐约有桂花的幽香,十分爽口怡人。由于酒精度数低,往往才1°~3°左右,喝着很像饮料,忍不住一杯一杯复一杯,等回过神来,已经飘飘欲仙,脸上眯眯笑着还要再来一杯~冬酿酒虽好,可毕竟是酒,不能贪杯哦~

最爱的酒:线年的时候我患上抑郁症,医生建议我除了药物治疗外,也要学会自我调节。那段时间我过得暗无天日,每天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就此结束生命。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到了2019年,我喜欢上一个歌手,他的歌声在2019年最后的时光里拯救了我。

我疯狂地喜欢上关于他的一切,当然也包括这瓶他喜欢的酒。虽然在接受药物治疗所以酒类都不敢碰,但不影响我偶尔抿一点点,以缓解我对他的想念。想来应该很幼稚吧,可是因为这瓶他喜欢的酒,让我仿佛有一种跨越时间空间,能够和他一起相处聊天的感觉。所以现在我慢慢地尝试着和疾病和解,慢慢地让自己生活重回正轨。

料酒的好处不必多说。去腥,给菜肴增香,适合腌肉——一道成功的肉类料理,总是可以迅速彰显刚学做菜的你厨艺大有进步。

编辑让我推荐一款适合大年初一的酒。我想,大家五湖四海,只要自在,喝什么都行,唯独不建议独饮。既然不是独饮,就要配几道菜,就需要用到料酒。主要原料是黄酒,让人想起绍兴那个不存在的鲁镇。虽说是故乡,然而已没有家。倒是有点接近不少人今年过节的心情。但开个灶,总是行的。

和不少年轻人一样,2020年的春天我开始学着做饭。倒不是因为关在家里无聊,而是去年我恰好离开父母身边,搬到另一个城市工作。那段时间,我喜欢请朋友来家里尝尝新菜:美食作家王刚教的鱼香肉丝,要用2勺料酒腌制10分钟;母亲在微信里传授的排骨做法,料酒出现在第3步;复刻一道老家面馆里的酱爆猪肝,除了料酒还需一罐啤酒。不劳而获的朋友们拍案叫绝,我笑而不语,哪还有什么比这更快乐的。

因此鼓励大家(尤其是男人们)在旧历的新年多多尝试料酒,掌握它的特性,可爱起来。

这是一款非常好喝的米酒甜酒,而且只有冬天才有。每年我都要蹲守,到了季节就买很多囤在家里,去朋友家吃饭就带一瓶过去,并借此把它安利给了身边很多人。冬酿两个字,像特定季节里的仪式感,总能在寒冷的冬夜带来一些期盼。特别适合在过年的场合下,和朋友在一起小酌几杯。

跟市面上绝大部分米酒相比,这款米酒的甜度刚刚好,不会腻,也很好地遮住了酒精的苦味。酒精度大概在十度左右,酒量不好的朋友,可以加点雪碧稀释一下。最重要的是,喝完之后,瓶子可以拿来插花。

去年疫情期间,不能出门的日子,我一个人在家喝掉了好几瓶。空瓶子洗干净,在网上买来助农的玫瑰花,摆在书桌前,在压抑的氛围里,心情都变好了很多。特别是早上醒来,阳光照进屋里,打在瓶子和玫瑰花上,那段阴霾时光里最治愈的时刻。

我完全不嗜酒,只是基本能分辨优劣而已。但是比利时布鲁日一家叫做「肋排和啤酒」的店里,扎啤实在让我难以忘怀。

这家店远离小镇,非常偏。我们去的那天,布鲁日天气炎热,我们在小镇逛了整整一天,中午每人只吃了集市上的一个热狗和半份薯条,最后赶在晚饭饭点之前到达,获得了最后一张无预定的桌子。那天。烤肋排鲜嫩多汁,啤酒清冽爽口,我们坐在户外,晚风拂面……疫情全球化让归家旅行和出游都暂停,但美好的旅途记忆就像夕阳里的啤酒气泡,闪闪发光。

从北京回到县城后,我常在酒吧观察,县城酒保勇哥和我变成了熟人。春节期间返乡人很多,他要接受来自新晋城里人的傲慢考验。有人会叫上一杯单子上没有的酒,要七种颜色,组成彩虹,一杯调完要20分钟。还有人要试酒馆所有的货,从第一排到柜子顶一路喝去,一共20多杯,砸下2000元。

而他观察,最常有的考验是不少人一上来就要一杯,「See you tomorrow」。既不存在于国际配方,也不存在于酒单,他想可能是大城市酒吧里带回来的虚荣心,只好硬着头皮,端上一杯长岛冰茶凑数。「好喝,就是这个味。」勇哥常收到评价。得到肯定,放宽了心。若对方是要浓一点,他就偷偷倒点二锅头。

这个新年,我给大家推荐一杯勇哥的「See you tomorrow」,喝下一杯治疗大城市病的县城土方子。嘎。

前不久,一直在写一篇有关心衰病人的报道。改完稿的那天,去朋友家喝酒,他们特意买了一款「勇敢的心」鸡尾酒,算是应景。那是一款瓶装鸡尾酒,英文名为IN LOVE WITH ROSEMARY——rosemary是迷迭香,在拉丁语中有个更浪漫的意涵,「海上之露」。这是草莓和迷迭香混合的杜松子酒,在官方的介绍里,其中加入了Aperol利口酒,柠檬,苹果汁和自制的迷迭香糖浆。果香和迷迭香的香味混合在酒中,酸酸甜甜的,这也导致了酒味不是那么浓烈,符合我一贯喜好,酒量不好的人也能小酌一口。

那天,我们把酒倒入洛克杯——如果情况允许,我们应该放上冰块,也可以再放上一瓣橙子,但事实上,我们只是每人呷几口酒,就开始讨论起那篇刚完成的稿子——那是一个关于人们迎接新生、以及在新生后与长久不完满共处的故事。喝完酒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做这个选题的几个月,想起了一路遇到的那些采访对象,他们戴上机械心脏,绝望地淌过死亡,但又富有生命力、幽默地面对未来充满风险的生活,心情不太平静,却又无比踏实。新的一年,面对这个复杂艰难的世界,也希望大家规律作息,少点熬夜,保护心脏,拥有一颗「勇敢的心」吧。

姐姐的酒是我们自家人从采摘葡萄到酒酿成包装全手工酿制的,非常的辛苦,她的葡萄是人工一颗一颗摘下来,非常干净,酿好后进行好多次自然澄清过滤,酒的口感色泽都很好,也凝聚了一家人的心血。

开心时或者孤寂时我都喜欢喝姐姐酿的酒,好多人喝了姐姐的酒后说再也不喝其他家的酒,可见也是很喜欢。姐姐的酒只遇有缘人,因为它不仅仅是酒,更是姐姐的情怀。

妈妈每年冬天会酿,我学过怎么做,但每次学会后又会忘记步骤。喝酒的时候一般是煮米酒汤圆的时候,或者是留存到夏天的时候,农忙回来,妈妈会把米酒煮好放凉或者放冰箱,我们干完农活回来就可以喝到一碗冰凉的米酒。

高二那年,外婆过世了,因为我在外地上学,赶回去的时候已经封棺了,从来没想过自己第一次参加的葬礼是自己最爱的外婆。哭完了整个葬礼,脑子一直都是懵懵的,好像外婆没有离开,只是我去了外地上学而已。后来过年回舅舅家,大人们拿出一罐玻璃瓶装的梅子酒,舅妈说,这是外婆酿的最后一桶梅子酒。我倒了一杯,入口酸酸甜甜的,后劲有点大,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喝到过那么好喝的梅子酒了。

我喝的不是什么名贵牌子或者珍稀酒种,就是便利店里常卖那种十块钱一小罐的青梅酒,绿色玻璃瓶装的。这酒看起来十分适合夏天,但我喝它一直是在冬季。第一次开始喝是在成都实习的时候,疫情期间在家倒着时差上学,白天上班晚上上网课,总买711的速食或者关东煮应付晚餐。我不怎么喝酒,但是偶然一天看到货架上的梅酒,心血来潮想喝,就买回去了,按照上面写的比例2:3兑热水喝,喝完嘴里回味无穷,还会有种微醺的轻快感,感觉比喝热奶茶和热咖啡还要治愈,就渐渐成了习惯。

在这次征集中,一位读者给我们发来了两张白酒图,留了一句言,说「下了手术台最爱这一杯」。截至发稿,我们还没有听到他的故事,但在这里也想提醒大家,美酒虽好,微醺即可,切不可贪杯哦。

去酒吧点什么鸡尾酒,确实是个伤脑筋的问题。酒单上五花八门的名字有时候并不代表它们的成分和配比,猛男点到带粉色小伞的酒可能也会尴尬落泪,不擅长喝酒的人点到长岛冰茶也可能一杯倒下。有几个永远不会出错并且适合大多数的入门选择:莫吉托,威士忌酸和金汤力。

其中金汤力是家里自制的好选择,买上金酒和汤力水,配新鲜的柠檬或者柠檬水,清新又带淡淡的酸。想提升酒的品质也特别容易,买贵的金酒和贵的汤力水就行了。(但我没喝过,这是别人教的,我只用过屈臣氏的平民汤力水)调酒的快乐不仅仅在于调酒本身,按照每款酒的属性,给它一个名字,也有种创世纪的快乐。

因为编辑们绝大多数都姓金的缘故,我准备把家里自调的金汤力命名为金牌编辑。

曾经有朋友好奇地来问:你们编辑部的老师为什么都姓金啊?是有什么师承吗?在她心目中,人物特稿届可能是老九门一样的存在,大家学写一个开头或者结构,就要把姓改过来。

可是大家一定想不到这些花名背后朴素的愿望:大家起名之初,只是希望我们这个贫穷的编辑部新一年财源广进,多多挣钱。